澳大利亚职业教育

培养工匠,澳大利亚职业教育的灵魂

澳大利亚职业教育

 

南澳职业技术学院教师介绍该校建筑工程专业课程情况。

本报记者 鲍 捷摄

核心阅读

澳大利亚职业教育水平位居世界前列,“结果标准化、过程灵活化、基础体系化”是澳职业教育的三大特色,其中结果标准化是行业的需求,过程灵活化是学校的要求,基础体系化是国家的要求。而培养工匠是澳大利亚职业教育的灵魂。

近年来,中澳两国职业教育领域的交流日渐密切,选择在澳大利亚职业院校就读的中国学生逐年增加。

不同行业都制定了不同种类、不同级别的“技能包”

职业教育在澳大利亚被称为技术与继续教育,其人才培养模式以职业能力为本,以学生为中心,学生可以在不同时期、针对不同需求选择相应课程,培养方式非常灵活,而且注重实践,大部分课程都以现场教学的方式进行。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教育处公使衔参赞徐孝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澳大利亚的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是打通的,部分大学接受职业院校的学分转换,学生拿到职业学校文凭后可以直接进入大学学习,一些大学毕业生为了更好地就业,也选择重新回到职业学校学习。

日前,中国江苏省常州市工程职业技术学院代表团访问南澳大利亚职业技术学院,双方就合作办学等事宜进行了深入交流,达成多项合作成果。本报记者随代表团一起参观了南澳大利亚职业技术学院,该学院有39个校区,1700多名教师,在校生超过8万人,共有1300多个课程,是澳大利亚规模最大的公立职业学校。记者看到,该校不仅设备先进,而且管理严格。正值假期,学生们都离开了学校,但每一间教室都干净整洁,油漆专业教室地面几乎见不到一滴油漆,汽修、木工、瓦工等所有教室的专业工具都摆放得井井有条。带领参观的学校老师告诉记者,学校平时的状态就是这样的。

南澳职业技术学院合作交流主管赵珂向本报记者介绍说,澳大利亚职业教育体系的特色在于各个行业协会在职业教育体系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澳大利亚国家行业技能委员会制定了不同行业、不同种类、不同级别的“技能包”,包括各专业学生需要掌握的必修技能和选修技能,必修技能为全国统一课程,选修技能则由各州政府与行业协会协商后形成标准,再向职业教育院校推广和普及。因此,各州接受职业教育的学生毕业后的职业技能基本处于同一水平线,这种“标准化”大幅提高了人才培养、学生择业和企业招聘的效率。

选择在澳大利亚职业院校就读的中国学生逐年增加

“澳大利亚是‘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国家,民心相通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内容,国与国之间的友好合作需要人文交流的支撑,”澳中友好发展协会名誉会长胡铁川告诉本报记者,“产业一线人员的沟通与相互了解对于中澳关系的稳定发展有独特作用,两国职业技术院校的交流互鉴有助于推动中澳产业界相互深入了解。”

在南澳职业技术学院的参访交流让常州工程职业技术学院继续教育与交流学院院长管卫东深有感触,他告诉本报记者:“澳大利亚统一的职业教育标准、严谨的治学态度和前瞻性的课程安排值得我们学习。”常州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建筑工程学院负责人张卫平认为,中国的职业教育学校在硬件设施上并不亚于澳大利亚,但是在教学理念和教育标准的制定与执行上需要虚心向澳方学习。

徐孝介绍说,近年来中澳两国在职业教育领域的交流日渐密切,选择在澳大利亚职业院校就读的中国学生逐年增加,截至2016年10月,已有超过1.3万名中国学生在澳大利亚职业院校就读,他们学成归国后不仅将成为各行业的佼佼者,还将把科学、严谨的职业理念带回国内。

赵珂认为,澳中在职业教育领域的交流是双向的。“结果标准化、过程灵活化、基础体系化”是澳职业教育的三大特色,其中结果标准化是行业的需求,过程灵活化是学校的要求,基础体系化是国家的要求,这三大特色值得中国的职业教育同行借鉴。与此同时,中国职业教育的学习资源和办学力量集中化以及中国职业学校的快速反应能力也值得澳大利亚的职业院校学习。

南澳职业技术学院合作交流与商务开发主管亚伦·里加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通过与中方的合作,澳大利亚能够进一步拓展自己的国际商业视野。

开展国际交流合作有助于整体提高职业教育的水平

近年来,中国的职业教育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与此同时,产业结构和就业结构的新变化也对中国的职业教育提出了更高要求。管卫东认为,国际交流合作是提高国内职业教育水平的重要方式,参与过国际交流项目的学生往往视野开阔、择业面广,教师也能更快成为本专业的教学骨干,同时也让学校的整体氛围更加开放和包容。

中国近年来大力提倡弘扬工匠精神,致力提升中国制造水平。中澳两国的职业教育者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普遍认为,工匠精神是职业教育的灵魂,也是学生应该树立的理想。

南澳职业技术学院商务开发主管弗兰克·拉克斯告诉本报记者:“培养工匠精神首先要有一套行业标准和相应的教学标准,在这套标准下教师能够有针对性地对学生进行培训和评估。我们正与中国同行合作,希望能够帮助建立起职业培训教学和评估标准的框架,这对两国职业教育未来的技能标准互通是非常有利的”。

在赵珂看来,优秀工匠的诞生离不开教育机构、行业和社会文化土壤共同的影响和努力。“综观澳大利亚及其他国家,社会和民众对工匠的尊重、对工匠作品的理解、欣赏和支持,同时行业本身对技艺的精益求精和与时俱进都是工匠精神产生的重要基础。”管卫东认为,工匠精神不仅局限于对精湛技术的追求,而应该是技术技能积累多、社会服务能力强、自我实现人生价值的综合体现,学校乃至整个社会都需要更加注重对工匠的人文关怀。

南澳大利亚州招商引资局国际事务主任李炫晔告诉本报记者,“随着蓝领工人收入和社会地位的提高,以及人们思想观念的转变,相信一定会涌现出大量优秀的工匠,造福各国社会。”

(本报澳大利亚阿德莱德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