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温婉美女,首婚嫁大18岁画家5年便离婚,再婚与丈夫恩爱21年

最新一期的《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中,67岁的刘晓庆和53岁的茹萍时隔24年后,再度同框出演“武则天”和“上官婉儿”。

节目中的武则天已经是满头银发、年已八十的老妪,就连有“巾帼宰相”之称的上官婉儿,也已经年至不惑。

即便登基为帝,成了大周的最高统治者,被无数人呼之为“万岁”,也抵挡不住岁月流年的侵蚀。曾经“腰挪柳枝摆,手指兰花垂”的“武媚”,也会因为嫉妒他人的年轻,而变得阴晴难测。

生活中“不服老、不认老”的刘晓庆,上了舞台成了“武则天”,所演绎的也依旧是“不愿老”,为此要“御驾亲征,讨伐时间”。

不管刘晓庆身上因“丫头教”有多少争议,但她与角色的融合,以及极强的舞台表现力,仍旧让她自带光芒,弹幕中的“庆皇”以及台下嘉宾们的惊叹声,足以说明这一点。

而当年陪伴在“武则天”身边,明明身负灭门血仇,却因为懂了武则天、敬了武则天,放弃仇恨甘愿为她做臂膀的“上官婉儿”,也已经不是当初眉目明媚的模样,但丰润的面庞、略显富态的身材,却契合了人物已经40岁的年龄设定,也与大唐欣赏的丰腴美一致。

不过十来分钟的演出中,刘晓庆固然光芒四射,茹萍却也将上官婉儿对于武则天的敬、怕,以及曾经的仇恨与挣扎,细致而全面的体现了出来。

这段“武则天”,将演技、情怀尽皆囊括在内。

但这篇文,我想说的还是茹萍。

01、那个出生在杭州的少女,有着江南最美的模样

“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和风熏,杨柳青”……在古人的诗词中,被誉为“人间天堂”的杭州美得缱绻温柔、风情万种。

1966年,茹萍就出生在这座美丽的城市。

江南水乡的灵秀、杨柳春风的温婉、荷花映日金桂飘香的秀丽,集合成了这个江南女孩的美。

家里有三个女孩,茹萍是老大。

她原本的人生,与演艺圈并不沾边。高中毕业后,17岁的茹萍进入了杭州工商系统。但仿佛已经被定好的人生,却偏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我们不知道茹萍对于表演的兴趣来自哪里,只知道她后来参加了杭州话剧团业余培训班。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18岁的茹萍成了杭州市话剧团的一名演员。

就是这时,她遇到了自己人生中第一位伯乐――西安电影制片厂的导演翁路明。

翁路明对这个秀丽、温婉的女孩子很有好感,觉得她很有表演才能,于是将她推荐给了自己的丈夫腾文骥。

然后,有了《海滩》中那个参加同事聚会的女职工。

一个不起眼的龙套,却是茹萍演艺之路上第一个角色。虽然如同沁入大海的一滴水般毫无影响,但对于茹萍本人来说却是意义非凡。

不久后,茹萍考入了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

以后,陆续有了《湘西剿匪记》、《山雀儿》,以及87版《聊斋》中的《窦女》。

茹萍眉目秀丽、气质温雅,美得没有丝毫攻击力,像娇花、如软玉,一双波光潋滟的眸子里,又带着几分少女不谙世事的纯真。

就像那个“端妙无比”,带着对爱情的憧憬将自己交付他人,却被始乱终弃,抱着孩子被渣男拒之门外,一恸而绝的窦家少女。

但即便是娇花,也会用利刺保护自己;即便是软玉,也宁可玉碎不做瓦全。

所以,故事里的“窦女”在父亲告官不成,渣男不受惩罚的情况下,她以一缕幽魂之身,借助权势之力,最终让渣男南三复得了报应。

那时才20岁左右的茹萍,真正是美得人心旌摇曳,瞬间明了“南三复”的“系念綦切”。

但这个角色,并不算是茹萍的代表作。

02、 从《武则天》到《康熙王朝》,戏里她总是命运堪怜

在茹萍的作品表中,真正称得上她代表作品的有《风雨丽人》、《康熙王朝》、《武则天》、《大宅门》等。

“身是避风港,心是聚宝盆。有泪悄悄洒,笑不乐出声”……或许还有不少观众记得《风雨丽人》的这支主题曲吧?

但这部剧,虽然让茹萍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观众的认可,但却不是最受瞩目的那一个。

因为,她扮演的“韩如月”只是剧中的女三号。

《风雨丽人》真正捧红的是扮演女主“叶秀清”的宋春丽,她凭借这部剧获得了飞天奖优秀女主角。另外,在剧中扮演“韩如霞”的金梦,也凭借本剧获得了飞天奖优秀女配角。

5年后,有了《武则天》。

其实,茹萍本人的气质,总让人觉得她并不适合扮演“上官婉儿”。

14岁因聪慧善文被武则天赏识,掌管宫中制诰,被称“巾帼宰相”,又被唐中宗封为昭容,以皇妃身份掌管内廷外朝的政令,还代朝品评天下诗文,历经三朝、权势极盛的上官婉儿,不该是柔软、温婉的模样。

但茹萍的“上官婉儿”却自成风格,剧中重点呈现的是她的美与才,以及她对爱情的憧憬和向往,刻意忽略了这个人物的心机谋算。

2000年,该是茹萍演艺路上的巅峰时刻。

那一年,她参演了《大宅门》和《康熙王朝》。

前者中,她扮演“黄春”;后者中,她扮演“苏麻喇姑”。

“黄春”身份特别,父母是武贝勒和詹王府大格格,明明该是被千娇万宠的尊贵出身,却又因为私生女这一点,只能被寄养在他处。

虽然幼年坎坷,被养父苛待,被作为棋子利用,但相比杨九红,黄春又是幸运的,她得到过白景琦最纯真炽烈的爱。

但作为一个女人,黄春又是不幸的。

怀着身孕时随着丈夫颠沛流离,生了孩子后过的又是“丧偶式”生活。她下要照顾小的,上要孝敬老的,好不容易等到白景琦回来,他却带回了一个杨九红。

骨子里的传统和温婉,让黄春不会撒泼发飙,但杨九红却始终是她心头一根刺,解不开的结。

到后来,寄予了她全部希望的儿子又长歪了,压抑、憋闷了多年的黄春,失去了心底的支撑,也将人生路走到了尽头。

她去世的时候,不过四十来岁。

在《大宅门》中经历了“黄春”的爱情、婚姻,希望、绝望的茹萍,又在《康熙王朝》中成了一生未嫁的苏茉儿。

剧中,苏茉儿与康熙有过信任、依赖的相处,有过敬慕爱恋的人,拒绝过成为皇妃,最终以九旬高龄去世。

虽然《康熙王朝》被很多观众封为经典,但其中很多情节都不符合历史,甚至出现过“我孝庄”这样的笑话。

但如果你知道该剧的编剧就是让杨戬和妲己谈恋爱,还让九尾狐介入成为三角恋的《封神演义》的执笔者朱苏进,知道原作者二月河看了剧本后的反应是“我无话可说”,知道朱苏进以雷为骄傲,大概就不会觉得《康熙王朝》中的问题是问题了。

若是不计较这些,《康熙王朝》的场景、演员、导演,都配得上该剧在豆瓣9.1的评分。

03、第一段婚姻失败,再婚嫁给了幸福

除了这几部代表作品外,还有一部作品对于茹萍来说也有极其特殊的意义。

这部剧,就是她与刘之冰主演的《一路风雨一世情》。

那时,茹萍刚结束一段失败的婚姻不久。

前夫奚天鹰是一位画家,比茹萍大18岁。虽然两个人走进婚姻时,年龄差及其它原因,都让这段婚姻不被人看好,但茹萍依然义无反顾选择了与对方牵手。

奚天鹰

那一年,是1990年。

结婚两年后,两个人的女儿奚望出生。

但“爱情结晶”的到来,并没有让茹萍、奚天鹰的感情更加甜美、牢固,反而是走向了反面――1995年,这段婚姻因“性格不合”结束。

1997年,茹萍参演《一路风雨一世情》,在剧中与刘之冰扮演一对情侣、爱人。4个多月的合作、相处,让两个人的感情从戏里蔓延到戏外。拍戏结束即将各奔东西时,刘之冰按捺不住,向茹萍吐露了想和她在一起的心思。

在刘之冰看来,茹萍温婉善良,给了自己家一样的感觉。茹萍对于刘之冰也很有好感,但顾虑自己离过婚,还带着一个女儿。

得知茹萍的担忧后,刘之冰乐了,他说“真巧,我正想告诉你,我也离过婚,有一个儿子,我们扯平了。

相恋约一年后,刘之冰在次年秋天向茹萍求婚,建立了新的四口之家。

但这个小家庭也出现了很多重组家庭的问题――儿女不合,又间接影响了夫妻俩的关系。

因为相爱相知走到一起的两个人,在刘之冰的主导下做了一次长谈、沟通,商议制定了“婚姻秘诀”并严格执行。

说穿了,这份秘诀并不复杂,那就是爱与公平。

双方都将对方的孩子当做亲生骨肉一样去疼,在物质、情感等各方面不偏私,不让孩子有被不公平对待的感觉。

人心换人心的结果,就是原本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变得比亲生兄妹关系更好,反而变成了刘之冰、茹萍夫妻俩的修补剂。

刘之冰做事严谨,又有些雷厉风行,俗称“急性子”,而茹萍则是慢吞吞的马虎性子,经常丢三落四。有次乘飞机,到机场时才发现忘了带身份证,只能打车回去取。虽然最后并没有误了航班,但刘之冰还是没忍住将妻子数落了一顿。

所以,夫妻之间因琐碎之事发生小吵也是常有的事。

这时候,就到了奚望和哥哥刘思博大显身手的时候。

兄妹俩不仅是父母感情的粘合剂,平时父母不在家,他俩还会明确分工,奚望做饭、刘思博打扫,将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

或许是因为爸妈都是演员,直接影响了孩子们的选择,刘思博和奚望兄妹都选择了进入娱乐圈。哥哥考了解放军艺术学院,妹妹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

虽然他们如今在娱乐圈还没有闯出名头,但都已经出演过多部影视剧。

今年,奚望凭借《特赦1959》中的“梁冬芳”获得第26届华鼎奖中国近现代题材电视剧最佳女演员提名;刘思博则出演了《烈火军校》中的“黄松”。

到如今,刘之冰和茹萍这对“南北姻缘”已经相携走过了21年,夫妻俩之间的感情非但没有变质,反而愈发温暖、沉稳。

有人说,爱情是女人最好的美容品。

所以,今年已经53岁的茹萍虽然身材不若年轻时清瘦、纤细,但依然秀美丰润的面庞、娴雅温婉的气质,以及夫妻合照时偶尔泄露出的少女态,都足以证明她情感生活的淡逸、幸福。